巴黎恐袭前伊拉克发急件提醒 法方称梳理有难度

摘要:
法国总统奥朗德16日在巴黎西郊凡尔赛宫举行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表示,极端恐怖组织威胁整个国际社会,法国希望尽快召开联合国安理会会议通过决议打击恐怖主义。#swf_HC2,#swf_HC2_wrapper{margin:0
auto;}资料图:当地时间11月14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发表全国讲话,谴责巴黎系列恐怖袭击是由IS策划实施。奥朗德说,此次恐怖袭击是“战争行为”。法国总统奥朗德16日在巴黎西郊凡尔赛宫举行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表示,极端恐怖组织威胁整个国际社会,法国希望尽快召开联合国安理会会议通过决议打击恐怖主义。奥朗德说,法国已处于战争状态,13日晚的系列枪击爆炸事件造成至少129人死亡,极端分子的行动是“战争行为”。他表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今年以来已在多个国家发动恐怖袭击,已威胁到整个国际社会。他呼吁尽快召开联合国安理会会议通过决议打击极端恐怖组织。奥朗德特别呼吁欧盟国家之间加强反恐合作,在反武器走私、边境检查、追查恐怖分子等方面共享情报。奥朗德表示将向议会提交议案,将国家紧急状态延长至三个月。他要求法国总理在本周内就法国宪法提出修正案,就双重国籍、出生地等条款作出修改。他还宣布将加强法国的安全力量,未来两年增加5000个军警职位,军队国防力量也将加强。奥朗德还宣布,两周后的巴黎气候大会将按期召开,“这将是‘希望’和‘团结’的时刻”。据法国警方消息人士透露,当局已经掌握1万多名恐怖袭击嫌犯名单,这些人或思想激进,或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全。据消息人士表示,“S档案”每天随时更新,加入涉及恐怖活动或组织的嫌犯。13日,巴黎巴塔克兰剧场(Bataclan)冷血屠杀多名人质的巴黎居民莫斯特费(Omar
Ismail
Mostefai)也榜上有名。所谓“S”,是指对“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者。名单区分15个类别,从足球流氓到由伊拉克和叙利亚回流的圣战士,不一而足。如果这些嫌犯被捕或是接受盘查,就会成为各界关注焦点,并将立即遭到情报单位锁定。法国总理瓦尔(Manuel
Valls)周末称:“有1万多人名列‘S档案’。”中情局:巴黎恐袭非单一事件
IS会策划更多袭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布伦南16日在华盛顿表示,“伊斯兰国”(ISIS)极端组织针对巴黎的恐袭活动精心策划数月,这不可能是“单一事件”,他预期“伊斯兰国”会策划更多袭击活动,美国须保持警惕。布伦南当天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发表演讲时做上述表示。布伦南说,由于美国及其伙伴国成功遏制了“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发展势头,该组织一直在策划针对欧洲的恐怖袭击活动。据他所知“伊斯兰国”为实施巴黎恐袭已精密策划数月,这不可能是一次“单一事件”,未来预期“伊斯兰国”将策划更多外部恐袭,欧洲和其他地区的情报部门正努力侦破这些图谋,美国也必须为此保持警惕。但他同时承认,一方面,“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利用技术手段来躲避侦察的能力“非常强”,给各国情报部门带来挑战;另一方面,大量外国武装人员进出伊拉克、叙利亚和原籍国,西方情报部门对这些人员的监控面临巨大压力,迫切需要加强对进出边境人士的安全审查。原中情局副局长莫雷尔15日称,巴黎恐袭事件表明美国政府领导下的多国打击“伊斯兰国”的战略没有奏效,现在需要考虑别的方式。但是美国总统奥巴马16日在土耳其举行的记者会上强调,当前打击“伊斯兰国”战略是正确的,最终将发挥作用,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派遣美方地面部队解决问题的做法将是个错误。12
/ 2 页下一页

摘要: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训练了至少400名“战士”,目的是不断对欧洲发动致命袭击,制造类似布鲁塞尔和巴黎那样的连环袭击案。这些经过训练的极端分子为达到制造“最大规模屠杀”,会对制造袭击的时间、地点和方式进行筛选。美联社指出,在IS失去了在叙利
…当地时间2016年3月24日,伊拉克埃尔比勒,“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对伊拉克基尔库克Tuz
Khormatu地区发动了化学武器攻击,伤者在埃尔比勒机场等待前往土耳其接受救治。
视觉中国
图据美联社报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训练了至少400名“战士”,目的是不断对欧洲发动致命袭击,制造类似布鲁塞尔和巴黎那样的连环袭击案。这些经过训练的极端分子为达到制造“最大规模屠杀”,会对制造袭击的时间、地点和方式进行筛选。美联社指出,在IS失去了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所控制的大量地区情况之下,该组织“敏捷的半自治网络”已渗透至欧洲。“训练特种部队风格的袭击”一些官员——包括欧洲和伊拉克的情报官员以及法国负责追踪该组织网络的官员在内——透露,这些训练极端人士袭击西方的训练营位于叙利亚、伊拉克甚至北非。而在制造去年巴黎恐怖袭击主谋之一被警方击毙前,此人号称在袭击发生前就已有一组跨国“战士”——90人进入了欧洲,且这些人“差不多无处不在”。但是,据美联社报道,即使近日巴黎恐袭调查有了重大突破——主谋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于3月18日在比利时被捕,也并没能阻止发生在4日后(22日)的布鲁塞尔爆炸案。比利时外交大臣迪迪埃·雷恩代尔(Didier
Reynders)表示,在参与制造了巴黎恐怖袭击并逃逸后,萨拉赫便在其同年生活过的比利时莫伦比克地区建立了新的袭击网络,并策划实施新一轮恐怖袭击。法国议员娜塔莉·古利特是一个追踪“圣战”网络的委员会的主管。“他(萨拉赫)不仅逃离了人们视线,还组织了另一个袭击网络,其同伙无处不在。”娜塔莉·古利特表示,“在他(萨拉赫)被捕后,他们(萨拉赫的同伙)就知道他会说些什么,他们的反应是:‘如果他被捕了,我们会告诉你们这完全不会改变任何事情。’”包括娜塔莉·古利特在内的一些官员估计,约有400名至600名经过训练的IS“战士”专门实施外部袭击。这其中还有前往叙利亚的欧洲人。在布鲁塞尔爆炸案发生后,IS宣布对事件负责,并称是派遣了“秘密士兵”前往布鲁塞尔。美联社指出,IS“秘密士兵”的存在此前已被欧洲刑警组织确认。该机构在今年1月底的一份报告中称,该组织“建立了外部行动总部,训练特种部队风格的袭击”。训练战略与两年前不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洲安全官员表示,与北非、法国和比利时和法国有联系的IS法国“代言人”似乎是这些外部袭击小组的领头人,并且负责制定袭击欧洲的计划。而这些“战士”的训练内容包括战场策略、爆炸物、监测技术和反监技术等。“不同的是,在2014年,IS的这些‘战士’只经过几周的训练。现在战略改变了。特别的部门被成立了起来,训练周期更长了。”这名欧洲安全官员表示,“他们的目标似乎已经不再是杀更多的人,而是尽可能多的实施恐怖行动,这样他们的敌人就能被迫投入更多金钱和人力资源了。现在关乎更多的是恐怖行动的节奏。”这名官员表示,类似的方式已经被“基地”组织和IS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这些“外部袭击”小组与以前不同的另一个地方是,他们采取的是“半自治”模式——不一定需要听从IS位于伊拉克、叙利亚或其他地方据点的上级指挥。一些安全官员称,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IS在叙利亚、利比亚和北非进行着大量的训练。但对于这些安全官员和安全机构来说,现有的问题是,他们并不知道IS还会训练多少准备对欧洲发动袭击的“战士”。一名未授权公开发言的匿名伊拉克高级情报官员表示,巴黎恐袭中的袭击者来自遍布德国、英国、意大利、丹麦和瑞典的“外部袭击”小组。

多家西方媒体披露,法国巴黎13日晚间遭遇连环恐怖袭击前一天,伊拉克高级情报官员曾向西方情报部门发送急件,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正在筹划对西方国家实施袭击。另外,还有情报消息源称,法国情报人员早在今年8月就从一名由叙利亚返回法国的男子口中得知,极端组织有意袭击法国音乐厅等场所。

法国情报官员对这些报道的回应是,类似情报提示“一直都有”、“每天都有”。

包括美联社、英国《每日邮报》等媒体15日披露出大量有关巴黎恐袭前的情报消息。美联社的消息称,伊拉克情报人员在本月12日向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联军方面发送急件。

美联社获得这份急件的副本。急件文字中有一段这样写道:“我们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内部我们的信息源那里直接获得的消息显示,恐怖分子(‘伊斯兰国’首领)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指示该组织所有成员在未来几天内立即执行国际袭击,对所有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的国家,包括伊朗和俄罗斯,实施爆炸、暗杀或劫持人质等行动。”

急件说:“我们目前不清楚这些恐怖袭击会在何时、何地发生。”

6名伊拉克情报官员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证实了这封急件的真实性。其中4人说,他们曾直接警告法国可能会发生袭击事件。

另外,《每日邮报》报道,伊拉克安全官员还告诉美国领导的联军方面,“伊斯兰国”在其位于叙利亚的大本营拉卡市蓄谋策划了巴黎袭击,共有24名武装人员参与袭击,其中19人为行动执行者,其他5人负责策划与后勤保障。

两家媒体都报道说,在计划策划后,袭击者前往法国,与一名已经在法国的“秘密卧底”碰头。这名“秘密卧底”随后帮助他们执行行动计划。

伊拉克外长易卜拉欣:贾法里15日也告诉西方媒体记者,伊拉克先前掌握了一些有关恐怖袭击的情报,已提前通报相关国家,包括法国、美国和伊朗。

另外,还有媒体报道,法国情报机构最早在今年8月就从一名自叙利亚返回法国的男子口中得知,极端武装成员有意袭击音乐厅等大众娱乐场所。

法国总统府尚未就可能存在的情报漏洞发表看法。但就恐袭前有情报的各种说法,法国一名安全官员以不公开姓名为条件告诉美联社记者,法国情报部门“一直都在”、“每天都在”接收这类情报。但是,情报太多,真假混杂。

这名官员说,法国情报部门负责人每晚在上床睡觉前都要问自己:“今天怎么没事?!”

他还说,先前法国情报人员依据情报判断,恐怖人员意图在13日这天在伊斯坦布尔制造袭击事件。“后来,我们挫败了那起袭击。”

13日当天,土耳其警方在伊斯坦布尔拘捕了5人,怀疑他们与叙利亚某些极端组织有关联。

在美国方面,一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说,他没有注意到巴黎恐袭前有什么特别的情报提示。他说,其实美国、法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政府几个月来一直在警惕“伊斯兰国”会策划恐怖袭击,只不过最近几个星期,他们感觉到这种风险在增加。

到目前为止,共有7名袭击者证实实施自杀爆炸或被击毙,法国当局并没有排除还有其他袭击者在逃的可能性,警方仍在严密排查,寻找线索。如果按“24人说”,还有17人不知去向。

在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中,伊拉克扮演着艰巨而重要的情报收集任务。由“急件”不难看出,伊拉克在“伊斯兰国”内部安插有“内线”。

但“内线”的消息有时并不完全准确,有时甚至非常不可靠。去年,伊拉克情报机构和伊拉克政府就曾宣布,“伊斯兰国”首脑在打击中受伤,但随后被证实,消息并不准确。

事实上,自去年美国领导的西方多国对“伊斯兰国”实施空袭以来,伊拉克政府一直与联军各方保持情报沟通。今年9月,伊拉克又与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达成协议,共享情报信息。实际上,伊拉克正在把自己获得的情况与打击“伊斯兰国”的美俄两大阵营同时分享。

在今年年初法国《沙尔利周刊》遭遇恐怖袭击后,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曾公开承认情报工作“失灵”。当时实施袭击的恐怖分子先前已经在当局的黑名单上,只不过没有得到重视。

在那次袭击后,法国情报专家反思并总结教训,认为情报失误存在多个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情报工作沉迷于数据,整天忙于对存在嫌疑的目标进行电话和邮件追踪,耗费大量精力。而受限于法律程序,即便是获得线索或证据,也无法及时实施逮捕。

就在两周前,法国情报机构最高负责人贝尔纳德:巴若莱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公开演讲时说,法国当下反恐局面面临的两大威胁,一是法国本土极端分子,二是在法国以外地区策划、由回国极端分子执行的恐怖行动。

巴若莱当时说:“就在上月,我们打乱了相当数量的针对法国境内的袭击。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能永远打乱每一次袭击。”(特稿:新华国际客户端)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