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两舰关雷达仅靠声纳定位近百公里外舰艇

中国海军远海训练遭外军抵近侦察 被祝航行愉快

必发365乐趣网投手机版 1

演兵西太,感受远海训练新景观③:

8月2日上午,解放军东海舰队赴西太平洋海域开展远海训练的编队结束训练返回母港。这支编队是由导弹驱逐舰长春舰、导弹护卫舰常州舰、综合补给舰巢湖舰组成。据介绍,2007年至今,海军共组织了近40批160多艘次舰艇走向深蓝。那么这期间中国海军进行了哪些革新?中国海军的战力又在发生哪些深刻变化?

派遣舰艇编队赴远海开展训练是各国海军的通行做法,也是提升大国海军作战能力的常态化训练方式。中国海军自2007年在西太平洋海域常态化开展远海训练以来,共组织了近40批160多艘次舰艇走向深蓝,有效增强了远海体系作战意识,最大限度检验了武器装备性能,切实提高了部队的远海作战能力。这8年在人民海军的成长发展史中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在人民海军从“黄水海军”迈向“蓝水海军”的铿锵步伐中,却是“决定性时刻”。

“大数据”意识,在远海入脑入心

远海训练从“密集编队”到“超视距编队”

8年来,新华社记者多次随舰出海,见证了中国海军远海训练从“庞大编队”到“有编无队”,从“高级指挥所”到“精简中军帐”,从“紧张羞涩”到“开放自信”……期间到底有哪些变化值得关注,请看记者发自西太平洋的系列报道——《演兵西太,感受远海训练新景观》。

驶进雨区,太平洋逐渐变得浪大风急,正在进行声纳效能验证的东海舰队远海训练编队却一刻也没停止。

在以前的画面镜头中,编队组成多则十多艘,少则五六艘,出海时依次离码头,组成密集编队。但这次远海训练,3艘舰艇分批次离港。航行中3艘舰艇的航线也不同,有时甚至南北反向而行,最远间距达200多公里。

演兵西太,感受远海训练新景观一:

“报告,前方XX公里再次发现航行噪音!”导弹驱逐舰长春舰声纳室内,声纳兵李想报告道。

编队指挥员、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长卢飞云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远海训练舰艇编队的组成方式,由大编队向小编队、由密集编队向松散编队转变是向实战化迈进的科学选择。“大编队海战在二战中广泛运用,但其准备时间长、航行易暴露、火力变化少等缺点十分明显。相反,小编组因其灵活机动的特点,必将在未来远海作战中发挥巨大作用。”卢飞云介绍说,这一变化的基础是近年来指挥信息系统的长足发展,使远距离态势共享和协同指挥成为可能。

有“编”无“队”的舰艇编队

舰长胡杰在作战指挥中心听到报告,赶紧带人根据采集的数据完善深海汇聚区模型,明确深度、弧度、半径、声波衰减率……

进入航行阶段,记者在“海上指挥所”发现新变化。此前,远海训练舰艇编队的指挥所可以用“高大上”来形容。级别“高”是指一般将军挂帅,大校是主体。规模“大”,各岗位一应俱全,人数最多时达数十人。权限“上”移,虽然是支队舰艇出海,但指挥权往往在上级机关。

朝阳初跃,东海舰队导弹护卫舰常州舰内一派忙碌,官兵们在一阵阵铃声中快速完成离码头部署,向东驶去。

“通知常州舰关闭雷达,利用深海汇聚区对巢湖舰进行交叉定位!”

据介绍,这种“高大上”其实是源于“五脏俱全”的陆地指挥所,虽然功能多、类别全,但指挥层级多、准备时间长、多路实施难等弊端在远海训练实践中逐渐暴露。

与此同时,此次远海舰艇编队的指挥舰、导弹驱逐舰长春舰的官兵们却在正常早餐。实习舰长胡杰说,离启航时间还有4个小时,可以慢慢享用新炸的油条。

数分钟后,两舰在仅有声纳开机的条件下,首次利用深海汇聚区完成了近百公里外的目标定位!

此次的编队指挥所成员只有几个人,平均年龄不到36岁,大多是少校、上尉等年轻军官。“这次舰队只派了1名气象预报员加强保障,全程由支队自主指挥。”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教练舰长王社强告诉记者,“从舰队指挥、支队保障到支队指挥、舰队保障,这一角色互换带来的灵活高效优势明显,成为远海指挥模式迈向实战化的重要指标。”

“巢湖舰启航时间更晚,要在傍晚时分。”胡杰说。

必发365乐趣网投手机版,“经过与巢湖舰的实际舰位比对,定位精度与速度又有大幅提高。”胡杰说道,“连续不断的试验终于收获了果实,大大拓展了舰艇的远海感知能力。”

“预警机发现‘敌’护航编队,方位XXX,距离XXX。”“接收空中突击兵力指挥权。”?在此次训练中,舰艇与“长途奔袭”的侦察机、预警机、战斗机进行统一指挥,实现海空协同打击,初步实现多兵种联合作战。

为何舍弃大编队,选择小编队?

远海训练让舰艇从近海走向大洋,也让官兵们走进了一个“未知的世界”——温深跃变层、深海汇聚区、浅海声通道、大气波导……这些在近海难以见到的自然现象在远海普遍存在,而且往往能够成倍提升雷达声纳的作用距离。

“‘远海训练’一度被叫做‘舰艇远海训练’,被认为只是我们舰艇的事。”卢飞云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往常在这一海域,大型飞机不用说指挥,见都很难见到。”

随着航迹的一路延伸,三艘舰艇的航线是不同的,有时你南我北反向而行,最远间距达200多公里。

对这些自然现象的数据采集、分析和运用,将对未来的远海作战产生深远的影响。

而目前,继舰艇之后,大型飞机、信息系统、装备保障先后走向远海,从而带动整个作战体系走向深蓝。“体系前伸同时又给训法战法带来可喜的变化,使编队在远海也能像在近海一样摆脱‘一令一动’式的计划指挥,实现契合实战的临机指挥。”卢飞云介绍说。

编队远航,为何有“编”无“队”?

演练中,官兵将每次操演时的舰艇方位、战斗时间、海洋环境等情况实时、详细地记录下来。长春舰通信长邹波说,此次某新型雷达进行了20多次最大作用距离检验,数据就记录了1000多组。

在返航途中,长春舰的作战指挥室通报:有外军侦察机向我抵近飞行。“信号兵,注意提醒对方与我们保持安全距离。”航行值更官、副通信长邹玻下令。

“战斗警报!”凌晨2点,战斗警铃接连响起,一场编队合同攻击演练正式打响。

“每一组都是远海作战方案的基础,不能有半点差错。”支队航保科长黄飞灵说,随着各类数据的不断收集,远海电磁环境、水声梯度特征、大气波导规律甚至海区温、盐、密度垂直变化特点被逐渐总结归纳出来,中国海军的“陌生海域”正在逐步减少。

“This is Chinese navy
warship”外军飞机进入通信距离后,值班信号兵刘恒刚随即拿起话筒,用流利的英语呼叫。“收到。这里是某国飞机,我们将与你保持安全距离,祝你航行愉快。”外军飞机随即作答。

“报告,方位××,距离××,发现‘敌’水面舰艇目标!”

“如今的远海训练,已经从‘经验积累’转向了‘数据分析’。”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卢飞云支队长说,“信息化海战是建立在大量数据之上的,指挥决策不是想出来的,而是算出来的。”

一名航行值更官、一名作战值更官和一名信号兵就能独立完成与外军交流的任务,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刘恒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新兵上舰时,与外军通话是舰长或者专职翻译的事,想也没想过会轮到自己。“现在每年都出远海好几次,外军舰机早已见怪不怪。”

“目标数据分发至常州舰,两舰各发射一枚反舰导弹!”

面对支队级别是否有能力处理大量的数据的问题,卢飞云说,支队会对数据进行实用性分析,更多的是上交上级进行“大数据”处理。

据了解,此次编队中90%以上的官兵,都有着上万海里航程的资历。年初参加中国海军舰艇长访美代表团的任方感慨道,“他们关注的问题,我们也在研究;我们面临的问题,他们也常常被困扰。面对外国海军的同龄人,我们理应有足够自信。”

数分钟后,“敌”舰同时受到来自2个不同方向来袭导弹的“重创”,向东撤出……

“我们希望这些数据能在上级汇总加工成更多的‘数据产品’,让我们指挥决策更有效。卢飞云说:“这是一条漫漫之路,将伴随着我们的航迹不断延伸。”(原标题:中国海军两舰关雷达仅靠声纳定位近百公里外舰艇)

中国海军的“陌生海域”正逐步减少

在作战指挥室看到,编队舰艇之间距离虽远,但相互态势清晰明了,指挥协同通畅有效,合同攻击快速达成。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报告,前方XX公里再次发现航行噪音。”导弹驱逐舰长春舰声呐室内,声呐兵李想报告。舰长胡杰立刻带人根据采集的数据完善深海汇聚区模型,明确深度、弧度、半径、声波衰减率……

有“编”无“队”的舰艇编队其实是“形散而神不散”!一场演练解答了之前的问题。

“通知常州舰关闭雷达,利用深海汇聚区对巢湖舰进行交叉定位。”数分钟后,两舰在仅有声呐开机的条件下,首次利用深海汇聚区完成了近百公里外的目标定位。

任务编队指挥员、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卢飞云支队长说,远海训练舰艇编队的组成方式,由大编队向小编队、由密集编队向松散编队转变是向实战化迈进的科学选择。

“经过与巢湖舰的实际舰位比对,定位精度与速度又有大幅提高。”胡杰兴奋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大编队海战在二战中广泛运用,但其准备时间长、航行易暴露、火力变化少等缺点十分明显。相反,小编组因其灵活机动的特点,必将在未来远海作战中发挥巨大作用。”卢飞云说道,这一变化的基础是近年来指挥信息系统的长足发展,使远距离态势共享和协同指挥成为可能。

温深跃变层、深海汇聚区、浅海声通道、大气波导……这些在近海难以见到的自然现象却在远海普遍存在,而且往往能够成倍提升雷达声呐的作用距离。

“我们把舰艇洒在大洋,看似编队散了,但我们的信息和火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集中!”卢飞云说。

对这些自然现象的数据采集、分析和运用,将对未来的远海作战产生深远影响。

夜幕低垂,演练还在继续。

演练中记者发现,官兵将每次操演时的舰艇方位、战斗时间、海洋环境等情况实时、详细地记录下来。长春舰通信长邹波表示,此次某新型雷达进行了20多次最大作用距离检验,光数据就记录了1000多组。

登上舰桥,编队的每一艘战舰都像一个敏感的“神经元”,而由这些“神经元”组成的高效“神经网络”,此时正向着太平洋深处进发。

“每一组都是远海作战方案的基础,不能有半点差错。”支队航保科长黄飞灵介绍说,随着各类数据的不断收集,远海电磁环境、水声梯度特征、大气波导规律甚至海区温度、盐度、密度垂直变化特点被逐渐总结归纳出来,中国海军的“陌生海域”正在逐步减少。

“如今的远海训练,已经从经验积累转向数据分析。”卢飞云告诉记者,“信息化海战是建立在大量数据之上的,指挥决策不是想出来的,而是算出来的。”(原标题:中国海军远海训练遭外军抵近侦察
被祝航行愉快)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