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耕耘好科技改革的“试验田”

时评:中科院新办院方针奏响科技改革发展新乐章
——写在中国科学院确定新时期办院方针之际

中科院“率先行动”开辟科技体制改革试验田

春耕夏耘。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2015年春节前夕,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对外界宣布,中科院迎来建院65年来的又一次办院方针调整。新时期的办院方针被凝练为“三个面向”“四个率先”。

新华网北京9月17日电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中科院近日启动“率先行动”计划,拉开全面深化改革的序幕。“率先行动”计划着眼于科研院所体制机制改革、科研活动组织模式创新等,开辟了科技体制改革的“试验田”。

2013年7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到访中国科学院,看装置、听创新,与科学家执手晤谈。当时,正值国家深化改革的帷幕刚刚开启,科技界如何行动,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应在何处“破冰”,这些命题仍在酝酿,但思路已渐清晰。

这是中科院历史上诞生的第六个办院方针,也是中科院聚焦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作出的重大调整。

“率先行动”计划提出了5个方面25项重大改革发展举措:一是以推进研究所分类改革为突破口,明确定位,创新体制,构建适应国家发展要求、有利于重大成果产出的现代科研院所治理体系;二是以调整优化科研布局为着力点,进一步把重点科研力量集中到国家战略需求和世界科技前沿;三是深化人才人事制度改革,建设国家创新人才高地;四是探索智库建设新体制,建设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五是深入实施开放兴院战略,全面扩大开放合作,提升科技服务和支撑能力。

科技深改需要开辟特殊的战场,兼具革新传统和创新积淀的科技国家队,无疑适合作为这样一块“试验田”、一个新“特区”。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研究所的分类改革是中科院此次改革的突破口。中科院院长白春礼表示,当前,我国科技体制改革宏观层面的顶层设计正在积极推进,微观层面的科研项目、经费管理和科技评估等改革也在不断深入,但在中观层面上,科研院所体制机制和科研活动的组织管理方式,总体上仍然沿袭着长期以来的固有模式。从这个意义上说,科研院所体制机制改革和科研活动组织模式创新,是当前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关键。

“四个率先”,释放出以科技创新驱动国家发展的强烈信号,激发了积蓄已久的人才创新创造活力。

前瞻世界科技强国趋势,立足创新驱动发展现实,这是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提出的总目标,亦为中科院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

“就中科院而言,一些研究所仍然存在大而全、小而全现象,存在科研工作低水平重复、同质化竞争、碎片化扩张等问题。”白春礼说,“我们以研究所分类改革为突破口和着力点,就是要从根本上突破体制机制壁垒,打破各种院内院外的围墙,让机构、人才、装置、资金、项目都充分活跃起来。”

2014年8月19日,中科院启动“率先行动”计划,标志着“深改元年”中国科技界的第一列动车,率先驶离月台。

中科院党组及时作出调整办院方针的决定,为中国科技界奋发精神、昂扬意气,在“十三五”承前启后之际的新年里吹进第一缕春风。

中科院将根据不同性质科技创新活动的特点和规律,对现有科研机构进行较大力度的系统调整和精简优化,形成面向国家重大需求的创新研究院、面向基础科学前沿的卓越创新中心、面向国内外开放的大科学研究中心及具有鲜明特色学科的特色研究所等四类研究机构。到2030年,将建成相对成熟定型、动态调整优化的中国特色现代科研院所治理体系。

改革的车轮风掣雷行,迎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迎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潮,中科院人正蓄势而发,砥砺前行。

十八大以来,科技创新成为国家话语中的高频词,科技界被寄予未有过的期望。凝视这个时代,一方面,我国已步入社会的“矛盾凸显期”,另一方面,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使命依旧,我们比历史任何时期更接近民族复兴的梦想。

依据四类科研机构的不同定位,中科院将从组织模式、资源配置方式、人才人事制度、评价制度等方面对其实行分类指导、分类支持。比如创新研究院以满足国家战略和产业发展重大需求为主要价值导向,实行政产学研共同参与的理事会治理结构,以国家任务和市场为主配置资源,以应用部门和市场评价为主要评价方式;卓越创新中心以学术水平为主要价值导向,实行行政系统与学术委员会相结合的治理结构,以择优稳定支持为主配置资源,以国际同行评价为主要评价方式等。

开拓者的脚步,一如时间匆匆。近一年后的今天,“率先行动”计划的重点突破阶段已完成一份令人欣喜的答卷,改革的“试验田”迎来首季收获的喜悦。

当前,中国经济已告别了高歌猛进,进入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的新常态。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需要以深化改革激发活力,以科技创新积蓄动力。科技创新倍道而进,社会变幻应接不暇,时代对改革与创新、责任与担当的呼唤深切而绵长。

这四类科研机构作为中科院科技创新活动组织序列,并不是相互割裂的,它们与大学、高技术企业等其他创新单元之间又是相互衔接的,可以进行动态转换,共同形成中科院开放合作、协同创新的完整价值链。比如,卓越创新中心中一些具有应用前景的研究项目,随着创新链向应用发展延伸,可以转移到创新研究院,面向市场需求进一步研究开发。

在“三个面向”“四个率先”的新办院方针的指引下,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率先行动”健步紧行:卓越创新中心、创新研究院、大科学研究中心、特色研究所……按照现代科研管理规律重新分类调整的研究机构逐一建立。

当前,科技体制改革的宏观设计正在稳步推进,微观举措也在不断深入,唯有中观层面的科研院所体制机制和科研活动的组织管理方式的改革步伐相对滞后。在综合改革与深化改革同步推进的关键时期,需要不断打破改革的“中间梗阻”,更需要摆脱“意识与思路的贫困”,激发“敢闯、敢冒、敢干的创新精神”。

据介绍,研究所分类改革将按照先易后难、循序渐进、试点先行、标杆引领的原则,成熟一个启动一个。以创新研究院为例,近期将选择微小卫星、信息工程、空间科学、海洋信息技术、药物等5个代表性的领域方向开展改革试点。

——卓越创新中心,面向基础科学的前沿方向和重大问题,首次实现多自由度量子体系的隐形传态,提出可卡因成瘾的新发现,提供植被物候模拟的重要理论,启动江门中微子实验……

从此意义看,“三个面向”“四个率先”的战略部署,回应了国家与时代的呼唤,彰显了科技界的勇毅与担当,抓住了当前改革的关键。

通过改革,中科院将在未来15年,也就是到2030年左右,全面完成“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的目标。(原标题:中科院:“率先行动”开辟科技体制改革“试验田”)

——创新研究院,面向若干战略必争领域和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需求,打破院内院外的围墙,微小卫星、信息工程、空间科学……引领我国前沿科学技术的发展。

纵观世界,基于国情和特定发展阶段,不同国家的科学院都各有其组织模式和办院宗旨。梳理中科院前5次办院方针的历史逻辑和内在规律不难发现,“与祖国同行、与科学共进”始终是这支科技国家队的最鲜明的特质。

更多阅读 中科院:用研究所分类改革“赶考”未来科技 凝神聚力 勇挑重担
推进“率先行动”计划 中科院长春应化所:力争在“率先行动”中有所作为
科技界期待“率先行动”领跑科技体制改革 科研人员畅谈学习“率先行动”计划
中科院院所分类改革:啃起科技体制改革的硬骨头

——特色研究所,面向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独特需求,在雪域高原构筑生态安全屏障,在西北大漠实践内陆河流域生态建设,在西南边陲规模化繁育野生植物品种;致力于农业转型发展、能源结构优化等,为转型中国注入动力。

1950年1月,中科院创建伊始的办院方针以“改革机构、培养人才”为主要内容;

相关专题:中科院“率先行动”

——大科学研究中心,开展跨学科、跨领域、跨部门协同创新,合肥同步辐射、全超导托卡马克和稳态强磁场、上海光源等科研“利器”全面开放,开展高水平的国际合作。

1978年3月,第二次办院方针以“侧重基础、侧重提高”为重点;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在以研究所分类改革为着力点的“率先行动”的背后,是国家以及国立科研机构对于科技创新的迫切需求。

必发365乐趣网投手机版,1984年,第三次办院方针强调了“加强应用研究”的迫切性;

对全球科技与产业革命的深刻把握。科学革命是技术与产业革命的先导和源泉,错失种种机遇,恰恰是近代中国落后受辱的重要原因。近年来,中科院组织了200多位高水平专家,开展持续研究,聚焦未来世界科技发展新趋势。

1991年,第四次办院方针调整为“服务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主战场”;

对战略机遇期的前瞻判断。改革必将引发一系列深刻变革,由此带来难得的赶超跨越机遇;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市场不断扩大、各类创新资源激流涌动,为科技创新提供了强大动力。

2002年1月,第五次办院方针调整为“面向国家战略需求,面向世界科学前沿”的基础、战略、前瞻研究。

对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内在发展需求的主动回应。解决科技界低水平重复、同质化竞争、碎片化等问题,按照“一三五”规划要求,聚集目标、集中资源、重点突破。改革的试验田不可能“切得整整齐齐”,改革的耕耘者也需要因地制宜,明确定位才能找准优势,突出特色才能不可替代。

5个办院方针,体现了不同时期国家科技发展战略的不同抉择,以及对于国家科研机构而言应承担的具体使命,但无不着眼于如何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建设、社会发展。

在“率先行动”中,中科院明确提出,加强国家重大航天工程任务,加强“上天入地下海”装备研发与创新平台建设,加强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关系国家战略利益的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加强国防科技、农业科技、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人口健康相关科技、生态环境领域科技的创新。

此次办院方针调整,一方面是基于对世界科技与产业革命以及国家创新驱动发展现实的前瞻判断与深刻把握,另一方面也是对科研机构如何平衡科学目标与社会目标之间的关系这一根本问题所作的有益尝试。

每一个“加强”的背后,负载着中科院人的承诺与担当,寄托着科技界的执着与热盼。

科学,既是知识体系,更体现为特殊的社会建制。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科研机构,需要在其所承担的科学目标与社会目标之间不断寻求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平衡点,不断追求科学探索与科技产出效应的最大化。

回看这一年,中科院在新的“政策特区”和“试验田”中,为探索建立现代科研院所治理体系迈出关键和影响深远的一步;这一年,中科院人用行动迎接改革,用信念冲破束缚,用担当回应挑战,并收获试验田第一季丰收的喜悦。

新的办院方针还传递出国家科研机构在新时期与新形势下,如何不辱使命、率先跨越发展的新内涵。

改革的航程,每一个起点都充满了挑战,每一个终点又都是新征程的开始。下一步,各类研究所如何把握改革机遇,深入实施“一三五”规划,密切对接经济社会发展需求,聚焦重大产出、释放创新活力,仍将是一系列需要大胆创新实践的现实命题。

“三个面向”指明新时期中科院科技创新的方向,“四个率先”体现了中科院“三位一体”的组织架构和“出成果、出人才、出思想”的战略使命,传承历史又与时俱进,把握了时代要求。

梦想需要行动,收获需要耕耘。在科技改革的广阔天地中,中科院这块试验田将奉献怎样的担当,结出怎样的果实,相信每个中科院人都能够书写出漂亮的答卷。

作为科技国家队,中科院目前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机遇期,已初步具备引领国家科技实现跨越发展的基础和优势。前路虽然布满荆棘,但探索一直没有止步。

——2012年提出建立重大成果产出导向评价体系,率先举起改革科技评价的旗帜;

——2013年启动院机关科研管理改革,为全面深化改革奠定了基础;

——2014年以来,启动实施“率先行动”计划,进行研究所分类改革试点、院士制度改革等,形成深化改革的良好开局。

特别是研究所分类改革,通过开辟“政策特区”和“试验田”,为探索建立现代科研院所治理体系迈出关键一步。

通过不断深化改革,驱动科技创新,产出了一批有重要影响的创新成果。据初步统计,2014年,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使社会企业新增销售收入3100亿元、利税420亿元。

走什么样的改革道路,就有什么样的发展未来。步步为营,年年有成,才能积小胜为大胜。

当前,我国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加快创新体系建设和创新能力提升,已成为未来国家治理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依靠创新驱动,才能实现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依靠科技创新,才能更好地凝聚中国力量。

在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攻坚时,科技国家队应声而上,确立新时期的办院方针,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征程,迈入了率先跨越发展的新阶段。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寄望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同心同德,凝神聚气,不断推进改革事业,再创无愧于祖国、人民,无愧于时代的新成就!

《中国科学报》 (2015-02-16 第1版 要闻)

中科院发布办院新方针:三个面向 四个率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