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正式决定申办2024奥运 柏林与汉堡候选

“购买手提箱吧!俄罗斯代表队将前往里约奥运会!”24日晚,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的15名委员在经过视频电话会议后,决定“不禁止俄代表队参加里约奥运会”,除了被国际田联禁赛的俄田径队和其他项目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选手,其他俄选手都有机会奔赴里约赛场。对全球体育迷来说,24日是惊心动魄的一天:一大早,英国《每日邮报》引用消息灵通人士的话称,国际奥委会决定禁止俄罗斯整个代表队参加里约奥运!尽管俄罗斯代表队在索契冬奥会“集体换尿样”的丑闻在去年曝光后持续发酵,但就算在一个星期前,恐怕人们也很难想到,兴奋剂事件会让这个体育强国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而当天晚些时候奥委会决定的“最终剧情大逆转”,也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现在感到失望的恐怕只有那些想把体育政治化的人了”,中国外交学院教授高飞2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件事说明,和平发展、合作进步是世界的一种总趋势,虽然国际舆论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但总体来讲还是理性占了上风。

据德国媒体16日报道,德国奥林匹克体育同盟(DOSB)将申奥话题再次提上日程,莱茵-鲁尔城市群和柏林分别对申办2032年和2036年奥运会表示出一定兴趣。图为德国奥体同盟主席主席阿尔方斯·霍曼。德国奥体同盟(即德国奥委会)主席阿尔方斯·霍曼表示,两个有意申办奥运会的城市(群)释放了非常积极的信号,但还不能急于将他们推上申奥的“冒险之旅”。“准备工作要讲策略,慕尼黑和汉堡此前的申奥失败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申奥的基本条件是德国体育界以及全社会要在认识和行动上统一起来,从目前来看体育人士做得不错。”霍曼说,“接下来任何进程和结果都是有可能的。”德国近年来在申奥路上屡屡受挫。贝希特斯加登申办1992年冬奥会、柏林申办2000年夏奥会、莱比锡申办2012年夏奥会、慕尼黑申办2018年冬奥会和2022年冬奥会、汉堡申办2024年夏奥会均以失败告终。最近一次是2015年,汉堡在德国奥委会已经确认其成为申办竞选城市后,采取公投的方式否决了这一决定。“如果大家认为需要这些比赛,那么申奥就是我们的任务,我们责无旁贷。”霍曼强调说,“面对一些批评指责,我们要理智谨慎。在体育政策方面,我们要与各级政府进行密集讨论磋商,才能得出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莱茵-鲁尔城市群申办2032年夏奥会方案的倡导者米歇尔·莫隆茨介绍说,“我们在制定申办2032年夏奥会和夏残奥会的计划书,包括涉及哪些政策方面的内容,需要哪些社会力量资助等等。”城市群联合申办的理念由莫隆茨和北威州州长阿尔明·拉舍特共同提议,莱茵-鲁尔地区14个城市一起举办奥运会,几乎无需新建场馆就可以满足奥运会大多数比赛赛场设施需求。图为法兰克福体育场。柏林对申办奥运会也表示出一定兴趣,城市内部对此展开激烈讨论。1936年,纳粹当局治下的柏林曾举办过一次颇具争议的奥运会。对于100年后的2036年奥运会,部分柏林政界人士已经表达出对再次迎接奥运会的向往。霍曼对此不以为然:“个人认为,柏林申办2036年奥运会目前不是具体实际的目标,不具备可操作性,不能刚刚有意向就展开讨论。眼下还有很多别的事情要做,比如2030年冬奥会和2032年夏奥会,要不要申办,什么时候着手,跟谁合作等等。”图片来源:德国奥体同盟官网

12月8日电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7日报道,再次当选连任的德国奥委会主席霍尔曼(Alfons
Hörmann
)对今后面临的一系列任务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德累斯顿举行的德国奥委会成员大会正式决定德国将申办2024年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宽恕俄罗斯”

德国内政部长托马斯•德迈齐埃 ( Thomas de
Maiziere)对德国奥委会申办奥运的决定表示支持。他说,“联邦政府全力支持奥委会申办奥运。我认为这完全正确。”然而,德迈齐埃强调,最重要的不是于2015年3月21日在柏林和汉堡两个候选城市中做出抉择,而是德国申办奥运会本身。只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才有成功的机会。

24日一大早,英国《每日邮报》爆出独家新闻,该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透露,整个俄奥运代表团的387名运动员都会被禁赛。报道还称,国际奥委会爆炸性的裁决“可能激怒普京,尚不清楚俄罗斯政府是否会抵制里约奥运会”。

德梅齐埃明确要求德国奥委会为申办奥运对德国的竞技体育项目进行重要的重组。他说,“我们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要么中规中矩满足于几名优秀运动员创造的成绩,要么就大胆地向前迈进。”

据美联社报道,当天,15名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委员通过视频会议,权衡“全面给俄罗斯禁赛这一步”,大约25家媒体的记者在国际奥委会临时接待室门外等候结果。

德梅齐埃严格要求德国奥委会在2015年夏季前通过反兴奋剂法。他说,“明年上半年必须完成这项工作。”

北京时间21时30分左右,俄电视媒体人季娜·坎杰拉基在自己的推特中抢先宣布:“我们的消息人士称,俄代表队将参加里约奥运会。几分钟后,将正式宣布这一消息。”

对使用极少量兴奋剂也予以惩罚的决定,德国奥委会表示反对,但是德梅齐埃仍拒绝让步。他说:“我明确支持予以惩罚,在这个问题上没商量。”

接着,俄罗斯“体育”新闻网24日发表题为“我们要去了!国际奥委会宽恕俄罗斯代表队”的文章称,俄奥委会主席茹科夫表示,俄代表队将参加里约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并没有禁止俄罗斯运动员。

德国奥委会主席霍尔曼虽然强调支持反兴奋剂法,但同时也表示有些担忧。他说,“从基本趋势上来看,草案完全是朝着我们想象的方向发展。我们对与兴奋剂有关的具体问责机制有各种担忧,将在听证会上予以商讨。”

北京时间22时,国际奥委会准时在视频会议后举行记者会宣布,国际奥委会决定“不禁止俄代表队参加里约奥运会”。同时国际奥委会允许将各个体育项目的具体运动员和代表队参加奥运会的权力交给各个运动联合会决定。这样,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将无缘里约奥运会,因为国际田联在这一权限内已拒绝了他们。另外,在过去存在兴奋剂问题的运动员将被禁止参加奥运会。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消息传出后,俄奥委会荣誉主席佳加乔夫表示:“体育原则取得了胜利。我相信这是一个开端。”俄跳水联合会主席弗拉先科表示,国际奥委会将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的权力交给各国际体育联合会,“这是一个积极的决定。”但也有俄罗斯网民为田径队无缘里约奥运感到遗憾,称“奥委会的决定并不表明西方国家对俄做出了让步”,还有网民说,“俄罗斯干净的田径运动员仍将无缘奥运会,这是对俄罗斯的一种侮辱。西方国家仍担心俄罗斯这个体育大国的实力。”

主张严惩俄罗斯者表不满

必发365乐趣网投手机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和他领导的执委会顶住了巨大的压力”,美国著名体育网站“五环旗下”24日这样评价。《环球时报》记者在国际奥委会官网上看到15名执委会委员的名单,其中有中国籍奥委会副主席于再清,其他有9人来自美国等西方国家,另外4人分别来自摩洛哥、乌克兰、土耳其和危地马拉。

“俄罗斯国旗最终可以飘扬在里约的赛场上”,《华盛顿邮报》24日称,历经兴奋剂事件的俄罗斯运动员将允许在世界最大的体育舞台上竞技。不过,虽然俄罗斯运动员没有全部被禁赛,但参赛队员比预计的可能会少,获得奖牌的机会也同样会减少。

英国《每日电讯报》24日评论说,莫斯科确实可以舒一口气,但国际奥委会周日的裁定“有争议”。“此次决定必将激起世界范围内的愤怒,包括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他们一直呼吁全面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文章称,现在的主要疑问是,国际体育联合会“是否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做出深思熟虑和法律上站得住脚的决定”。

美联社称,要求全面禁止俄罗斯参赛的呼声在上周国际反兴奋剂机构公布有关索契冬奥会的兴奋剂丑闻报告后升高。巴赫当时表示,这一报告的发现是对奥运会诚信史无前例的攻击,国际奥委会将毫不犹豫地采取最严厉的措施惩罚涉案个人或组织。美国《迈阿密先驱报》24日称,俄罗斯是有机会改革苏联留下来的兴奋剂问题的,但这个国家却继续走着原来的道路,因此“必须全面禁止俄罗斯参赛”“干净的运动员应该参加干净的奥运会”。《今日美国报》也主张,俄罗斯政府支持使用兴奋剂丑闻让这个国家整个体育系统被“玷污”,而公平竞争唯一的出路是全面禁止俄罗斯参赛,“尽管一些无辜者会受牵连。”

俄罗斯总统普京并没有回避这一问题,22日他对媒体说,俄罗斯的官方立场是,“体育应当是干净的,运动员的健康应当得到可靠保障。体育界容不得兴奋剂。”普京还提出了打击俄体育界兴奋剂的新措施。他向俄奥委会提议成立有俄罗斯和国外专家参与的独立社会委员会审理兴奋剂问题。

也有不少西方舆论支持俄罗斯参赛。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24日称,难道是西方所有运动员都干净的,只有俄罗斯肮脏?胡说八道!德国和美国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但没有俄罗斯之巨大。“不能疏远俄罗斯”,在奥委会作出决定前,德国《日报》23日就指出,奥运正在重新政治化,以冷战时代的一种形式。报道呼吁各方应该妥协,将损害降低到最小,允许俄罗斯部分体育项目参与奥运,比如水球等。德国《青年世界报》24日也说,顾拜旦所倡导的团结和和平的奥运精神,正在远去。完全排除俄罗斯是可笑的。

此前,俄罗斯前自由式摔跤奥运冠军阿尔森曾表示,“如果俄罗斯清白的运动员无法参加里约奥运,我会把我的奖牌挂在巴赫的脖子上。”苏联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22日发表公开信,呼吁不要对俄罗斯进行全面禁赛:“对我来说,集体性惩罚是不可接受的。”

据俄塔社24日报道,其实许多国家奥委会都反对禁止俄队参加里约奥运会。在奥委会作出裁决前,西班牙奥委会主席布兰克24日说:“反兴奋剂组织独立委员会报告中提到了关于俄罗斯在20种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问题,但并未涵盖所有运动。另外,俄罗斯是与美国和中国并驾齐驱的世界体育强国。”

如果俄罗斯不能参加里约奥运

此前,德国《南德意志报》24日评论说,无论最后的判决如何,国际奥委会及其主席巴赫都是输家。如果是集体惩罚,将打击全球体育最强大的奥林匹克成员之一。反之,西方国家会认为国际奥委会不是真的进行反兴奋剂战斗。

24日,巴赫称,这次执委会的决定是大家一致同意的。俄罗斯应该明白,整个国家的运动员得为糟糕的反兴奋剂体系集体负责,同时也应该给清白运动员参赛机会,“我们以这种方式保护他们。这一决定让支持和反对俄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双方都不十分满意。但我们的决定尊重了干净运动员参赛的权利。”

而在奥委会作出决定前,很多媒体都设想了俄罗斯缺席里约奥运的情形,甚至开始“分配本来属于俄罗斯的金牌”。法国《队报》称,俄罗斯国家队被整体取消参加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可能将从根本上改变竞赛的水平,而竞争水平的降低给那些不太强的运动员开辟了道路。根据预测,可能被俄罗斯国家队夺得的60枚奖牌很大程度上将被中国、美国、英国和德国摘取。

根据虚拟奖牌预测总表,俄罗斯队原本可能在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上获得第三位,总奖牌数可能为63枚,其中包括20枚金牌、23枚银牌和20枚铜牌。预测占据第一位和第二位的国家分别为美国和中国。报道称,俄罗斯国家队被取消参赛资格会使那些在力量型体育项目和搏斗项目上表现出色的国家赢得更多奖牌,包括日本、哈萨克斯坦、古巴、乌克兰、土耳其和阿塞拜疆。而其他奖牌可能被那些体育高水平国家摘取,包括中国、英国、德国和美国。

“这次奥委会挽回的不仅是俄罗斯队的参赛资格,而且是体育的诚信危机。”中国知名体育评论员汪大昭2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这个决定出来之前,有的声音似乎很强,也被人质疑这个声音背后还有声音。然而体育就是体育,体育不是政治也不是战争,不是谁要打败谁、消灭谁,也不是生意、买卖,可以被金钱支来支去。体育不是一种工具,而是人类用于和平和沟通的平台。“这次抵制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似乎有人就是想要利用体育达到非体育目的。这是违背体育精神的。”

【环球时报驻俄罗斯、德国特约记者 李亚龙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苏静 任重
柳玉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