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航机师大规模罢工 抗议廉价航空影响自身工作

中华航空公司近日发生机师罢工,全球各大航空公司其实也常有类似事件,像是法国航空去年上半年就有部分员工罢工10余天。不过根据规定,法国、德国、菲律宾等国要求罢工前须事先通知。法国航空(Air
France)部分员工去年上半年罢工10余天,原因是劳工薪资数年未调,在公司利润有成长的情况下,工会要求调薪,但在幅度上未能与雇主达成共识。法荷航空集团(Air
France-KLM)执行长杰纳雅克(Jean-Marc
Janaillac)在这波罢工中辞职,法航蒙受3亿5500万欧元(约新台币124亿元)损失。新的管理阶层上任后,持续与工会协商。根据法律,机师、地勤等直接与班机运行有关的工作人员至少必须在预定罢工日前48小时表明自己是否参加罢工,以便航空公司安排人力,尽可能确保班机运行,并有时间通知可能受影响的乘客。1998年6月菲航工会也曾发动过一次长达20多天的大罢工,严重影响公司营运以及乘客权益,事件闹上法院,有24名机师被开除,菲国最高法院去年判决,机师及空服人员非法罢工,因此菲航开除之举合法。一名要求不具名的菲航新进机师告诉中央社记者,菲航虽无明文规定机师不得组织工会,但目前机师并没有工会,理论上没有机师罢工的可能;空服人员则依然拥有工会,但如要罢工必须依劳工部法令规定的日数,预先发布通告。根据菲国劳工部法令,工会若是因”不公平劳工待遇”而发动罢工,则必须在15天以前发出通告。此外,工会罢工前也需满足许多必要条件,缺少一样即属非法罢工。由于飞航安全事关重大,合理工时为重要保障,例如在法国,机师若屡次超过工作时数上限而没有休息,可能失去执照,工作时数依飞行时数、时差、长或短程班机及机上机师人数而有不同。2015年,曾有一班从美国纽约飞往巴黎的法航班机,因风雪延迟起飞,以致机师在飞行途中就达到工作时数上限,为了不违法,只好暂时停降英国曼彻斯特(Manchester)机场。各大航空公司机师、座舱人员为了捍卫自身权益,而在某些时刻发动罢工。欧洲最大航空公司之一、爱尔兰廉价航空瑞恩航空公司(Ryanair)机师与座舱组员因不满薪资及工作条件包括年休天数、升迁条件等,以及座舱组员不满必须替制服以及为机上饮用水埋单,去年曾多次发起罢工。比利时、义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座舱组员去年7月曾联合罢工48小时,造成300航班遭到取消。8月份,则有爱尔兰、德国、瑞典、比利时,以及荷兰的机师与座舱组员展开24小时罢工,造成396航班取消,影响超过7万4000名旅客。土耳其航空公司(Turkish
Airlines)所属的民航工会(Hava-Is)2012年5月、2013年5月也曾分别进行罢工,前面那次要求政府撤回已进入国会的禁止罢工法案,造成土航取消上百个航班;后面那次诉求公司重聘305名遭解职员工、依通膨率加薪、符合国际标准的勤务与休息时数,当时因机师未参与,对公司营运冲击不大。土航1万5000多名员工有1万4000人是Hava-Is会员。土航一名空勤人员告诉中央社记者,Hava-Is与资方的协商如果破局,未能达成团体协约,就可公告罢工时间,任何一名员工可于罢工期间迳行参与,不必事先通知公司。德国最大航空公司汉莎航空(Lufthansa)机师与资方最近的一次劳资争议,前后长达5年之久。汉莎机师在德国机师工会(Vereinigung
Cockpit)的领导下,2012年起一共进行了14次罢工,最严重的一次是2016年11月,罢工3天取消近3000次航班,造成欧洲空中交通大乱。直到2017年3月,劳资双方才签署为期5年的团体协约,汉莎的5000多位机师承诺在2022年前不罢工。德国各行各业的劳资双方,每隔几年就会谈判新的团体协约。公车司机、航空公司地勤人员等交通运输从业人员在德国服务业工会(Ver.di)号召下,经常进行所谓的警告性罢工,员工暂时放下工作几个小时,让资方见识劳方实力,进而提高谈判筹码。为避免罢工影响乘客权益,一般来说德国服务业工会在24小时前会先预告。

内容摘要:随着全球人均收入日益提高,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乘飞机出行,廉价航空公司由此应运而生,如瑞安航空公司和英国易捷航空公司等均推出低价机票,与传…

据台湾“中央社”9月15日报道,法国航空(Air
France)班机自15日起因机师大规模罢工,只有不到一半能正常运作。据报道,机师们罢工,是抗议公司发展廉价航空Transavia。

来自柏林的报道,历史悠久的航空公司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和法国航空公司(法航 –
荷航集团 Air France-KLM)都已经认识到廉价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 –
瑞安航空公司甚至已经提高了其财务目标-
但是强大的飞行员工会阻碍其发展这个市场。

据报道,廉价航空自1990年代中期开始在欧洲发展,改变了航空运输市场。

传统的航空公司比廉价航空公司:如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瑞安航空公司和英国易捷航空公司晚进入该市场。传统的航空公司担心新兴的航空公司蚕食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由于之前这些新公司并不直接竞争传统航空公司的航线,因此,在这个方向上汉莎航空公司和法国航空公司之前并未做出很大发展。

廉价航空的策略是让班机大量地在欧洲最便宜的机场起降;采用尽可能少的员工,尤其在地勤方面,因此大多是用网络订票;还有让旅客付费才能享有机上饮食和托运行李等附加服务。

但是现在在欧洲市场上,有一半份额是由这些廉价企业占据,但问题是并不是这俩家航空公司缺乏意识或行动的愿景,而是来自其强大的工会的阻碍。

必发365乐趣网投手机版 ,廉价航空票价便宜,工作条件和薪资也不如传统航空公司,逼得传统航空公司降价,导致员工薪资重整、削减。

在经过昂贵的14天的罢工活动后,法国主要的飞行员工会全国航班飞行员工会SNPL(SyndicatNational
des Pilotes de
Ligne)决定在没有与发国航空公司管理层就其廉价航空子公司Transavia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终于于2014年9月28日周日停止了罢工运动。

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正发展低成本航空Wings,法国航空-荷兰航空集团(Air
France-KLM)也加快脚步,要用Transavia抢市场,希望在2017年成为欧洲廉价航空的龙头。

根据法航管理层称,此次的罢工导致公司每天损失1500万欧元至2000万欧元,最终在公司不妥协的情况下结束,法航与工会的谈判仍在继续。

法航最大的两个工会批评这项计划是要把工作外包、公司外移,也担心Transavia依照外国法律聘用机师会成为常态。

同样,德国最大的航空公司汉莎航空为扩大其廉价航班业务,将在其子公司欧洲之翼航空旗下,成立一个新的长途廉航公司。也面临着和法航同样的问题。

法国航空-荷兰航空集团执行长朱尼艾克(Alexandre de
Juniac)已经表示,旗下所有公司,只要在100/110个座位以上的飞机,机师的聘雇契约都是一样的。

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于2014年9月25日周四表示,飞行员曾拒绝进入有关未来廉价长途航线降低成本的谈判,为此该公司已与工会签订了一份协议。同样,汉莎航空的飞行员也在2014年因为他们的退休机制和养老金问题发起罢工。

工会估计,若依每小时计算,法航机师的薪资可能会比Transavia机师高出40%以上,但飞行总时数比较少,因此Transavia机师平均赚的钱可能更多。

据业内人士分析,飞行员们还不理解廉价航空公司的威胁,以及中东地区公司在该市场蓬勃发展的程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这些罢工已经导致德国汉莎航空以及法航下调其2014年的盈利预测,而瑞安航空却刚刚在两个月内第二次上涨其2014年的盈利预测。

如果相信波音公司 的预测,那么对利润的压力只会变得更糟。

该美国航天集团认为,廉价航空公司将在2033年之前占据单通道飞机市场份额的35%,而不再是目前的27%。虽然成本增加,但是机票的价格自1995年以来已经下降了16%左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