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突击入股凶猛 做市前夜50家定增案“爆发”

昨日,安信证券、上海证券分别发布公告,各自从4家做市交易的新三板企业退出做市报价服务。同日,还有南京证券、恒泰证券分别公布从3家、1家新三板企业退出做市报价。

特约记者 王晓 武汉报道

这已经是近一段时间市场的普遍现象。·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发现,近两个月来,共有568个公告涉及券商退出为新三板企业做市报价服务。这些举措背后,源于新三板做市商在做市报价服务中不赚反亏,而且是全行业普遍亏损。

“我们近期参与了一家挂牌企业的定增,除了企业资质很优秀外,做市商制度即将实施也是考虑的重要因素。”8月6日,一家投资机构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退出372家企业做市

8月25日,新三板市场期盼已久的做市商制度将正式实施,在这场券商和挂牌企业的资本盛宴中,机构投资者也跃跃欲试,在做市商制度实施之际加紧布局新三板。

2017年3月,福布斯发布值得关注的新三板企业榜,抓住共享经济风口的凯路仕赫然在列。进入2018年,时至今日,福布斯再也未见发布同类榜单,而凯路仕也今非昔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统计数据进行梳理发现,新三板挂牌公司在7月的定增数猛增。

一方面,与此前2015年、2016年净利润每年保持两位数增速相比,凯路仕2017年净利润出现了下滑——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5020.06万元,而该公司2015年和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达到7422.37万元和9111.19万元。

7月,股转系统内发布定增预案的企业共有50家,而在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7家。即便是对比今年此前几个月份,其增长幅度也颇为惊人。数据显示,3月有17家,4月有24家,5月23家,6月为25家,7月这一数字已环比增长了一倍。

另一方面,作为新三板做市交易的凯路仕,参与其做市报价服务的做市商队伍急剧萎缩。今年5月份至今,就有包括当初推荐挂牌的主办券商国信证券在内,以及广发证券、广州证券和长江证券等12家做市商退出该公司做市服务。凯路仕最新的做市商数量已降至6家,此前最多时达到了24家。

此外,机构投资者的身影也频频出现在定增方案中。在3月至6月的定增方案中,有机构投资者参与的分别为8家、9家、14家和17家。而在7月的50家定增的企业中,机构投资者参与了其中的35家,增幅也达100%。

一家投资机构的经营管理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导采访者,各自从4家做市交易的中小板公司分离做市报价服务必发365乐趣网投手机版。如果说凯路仕是被做市商抛弃的新三板个股缩影,那广建装饰则属套牢做市商的“标兵”。广建装饰2014年11月在新三板市场成功挂牌,后来由协议转让转入做市交易,做市交易最高股价为18元。

“这与挂牌企业数量增多有关。”有券商人士分析。新三板扩容全国以来,挂牌企业在8个月的时间便从今年年初的353家猛增到912家。“投资标的选择多了,定增自然增多。”

资料显示,广建装饰2015年7月9日发布定增公告,以6.50元/股的价格成功发行了1200万股,进行了一轮定向增资。也是该次定向增资,不少做市商借此获得了该公司的做市筹码,并提供做市报价服务。

长江证券场外人士则表示,机构参与定增猛增与券商储备做市股票有关。“许多挂牌公司的股票还未解禁,只能通过定增而非大股东协议转让。”

然而,好景不长,进入2016年7月,该股做市价格暴跌,从最高价18元跌至5元之下。这还不是最惨的,随着该公司漫长的并购重组最终宣告失败,股价更是跌至6月27日的0.31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定增机构类别后发现,其中有16家定增是为做市商储备股票,19家为投资需要。

“不管是投资者还是做市商,只要此前没有逃离的,全部亏损,而且是巨亏,几乎仅剩下一点渣渣了。”一位此前通过做市商获取该公司筹码的投资者说。

在上述16家做市企业中,3家企业选择主办券商上海证券作为做市券商,而上海证券也是目前已知储备做市企业最多的券商。广发、申万、中信各储备有两家做市企业股票,中投、国泰君安、万联、东莞、东方、华泰、东兴、海通、红塔和恒泰各有一家。而最豪气的当属广发证券,其储备做市股票已投入2000万元。

也正是因此,截至昨日,今年5月份以来共有568个公告关于做市商退出为新三板企业做市报价服务,涉及372家新三板做市企业,59家券商。而在3月份以前,平均每个月只有几十个类似公告。

“我们投资主要考虑企业价值和流动性。”近期参与一家企业定增的投资机构负责人表示,“我们投资的是一家医药企业,这家企业具有独特的技术优势,而且已经被选为首批做市企业,股票的流动性有保障。”

单家做市商方面,近两个月内退出做市报价服务家数最多的券商分别为:兴业证券67家、中原证券36家、光大证券34家、东吴证券33家。

沪上一投资机构合伙人直言,投资跟着券商走,对做市企业更青睐。“券商做市也需要储备一定的股票,他们对自己的主办企业知根知底,资质不好的企业一般不会拿来做市,不然券商也需要承担较大的风险。”

根据Choice数据,从2014年8月25日首次做市至2018年6月27日,兴业证券参与做市股票的数量为351只,仅次于中泰证券354只,位列第二名。目前兴业证券正在做市的股票还有173只,排名第六。

而参与其中的机构投资者还在不断增多。

截至2017年末,中原证券新三板做市股票有114家,做市数量排名第二十三。Choice数据显示,截至6月27日,中原证券正在做市的股票数量为71家,排名三十位。

“我们合作的一家知名投资机构,去年对投资新三板还很不屑,今年已经作为工作重点来推进了。”该合伙人介绍,新三板给机构提供了很丰富的投资标的池。在新三板市场的快速发展下,企业估值相对较低,机构可以通过企业IPO、被并购或者在市场卖出等多种途径退出,越来越受到机构的青睐。

在新三板扩容之际,做市业务一度成为诸多证券公司踊跃参与的业务,甚至不少中小券商将其作为弯道超车的难得机遇,从财力、物力和人力进行大幅倾斜。大部分证券公司组建了专门的新三板做市交易部,扩招了新三板做市团队,甚至还有专门的新三板研究员对做市个股进行跟踪研究。

在做市商的流动性诱惑下,挂牌企业的定增价格也开始水涨船高。

然而,随着2015年A股市场的巨幅波动,新三板市场也被殃及,尤其在机制建设尚不健全的背景下,新三板市场无论协议转让还是做市交易,成交量都急剧下滑,不仅投资者手中的新三板筹码难以套现,做市商手中的做市筹码也无法流通,并随着股价的持续走低逐步出现普遍亏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近期发布定增方案的企业中,有部分企业在半年左右的时间还进行过定增。

中原证券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新三板做市业务面临指数持续下跌、交易低迷的系统性风险。中原证券表示,该公司积极调整业务策略,减少新增项目投资,对存量项目逐步退出,严控交易风险,做市家数呈现净减少,压缩业务规模。

其中,增长最多的当属凯路仕。公开资料显示,凯路仕是一家自主设计、产品丰富的自行车企业,其在6月25日进行了第一次定增,定价为13元/股。不到一个月,凯路仕抛出的第二次定增方案中,定价已增长至32元/股。

广州证券也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去年新三板市场整体发展放缓,新三板市场流动性持续低迷,全年换手率仅为13.47%,且连续三年呈逐渐下降趋势。该公司对做市存量股票进行了全面梳理,全年主动退出做市项目71家。去年底,该公司新三板做市业务持仓规模2.94亿元,公司累计做市股票家数179家,行业排名第九名。

不过其主办券商国信证券解释称,有考虑到做市带来的流动性因素,但主要原因在于投资者的身份不同。

东方证券在年报中表示,该公司围绕“去库存、调结构、建设核心投研能力”三大主题,加强对存量做市股票的投后管理,进一步优化股票投资组合;对于增量做市股票更加精挑细选,更加重视企业成长潜力、行业空间、业务规模及估值的安全边际。

豪威尔在今年4月18日的定增价格为5.56元/股,而在7月15日的定增方案则涨到了6.67元/股。

截至2017年末,东方证券投资新三板挂牌公司155家,其中101家进入创新层,持仓市值占公司持仓总市值70.9%。该公司为84家新三板企业提供做市服务,做市业务余额33.64亿元。

璟泓科技在2013年10月和2014年2月的定增中,价格均为3元/股,但在2014年7月的定增预案中定价为5元/股。

从这些券商披露的2017年年报不难看出,做市商几乎都在对参与做市的个股进行“瘦身”,制订更严格的做市标的门槛,退出部分做市标的,裁减做市业务人员。

对此,公司表示,是综合公司盈利水平和行业成长等因素、与投资者沟通后确定。

一家近期退出做市报价服务家数较多的券商原做市部门负责人透露,“不止我们一家公司在退出,大家都在退出。新三板市场刚兴起时参与做市是赚钱的,当时大家在数量上很激进。不过后来政策红利没有兑现,做市商布局新三板一般会采用两种思路:自营或直投,但一直以来都没有形成更好的盈利模式。现在大家都更偏重于质量。”

长江证券场外市场部经理肖羽表示,定增前后价格差异较大的应当区别看待。如果是产业资本进入,能够给企业带来上下游的市场机遇,定增价格相对就会降低,股权投资资金则不一定会有这种机会。但流动性的改善带来的溢价是显而易见的。“这一点在券商选择做市股票的时候已体现得比较明显。股票流动性的增强也提高了企业对股票价值的预期。”

中山证券做市商业务部总经理周文地向记者分析近期券商密集退出做市报价服务的原因,“做市商要花费人力去盯盘、跟踪股票,又要报价,但由于新三板市场缺乏流动性,这就违背了做市交易的本质和初衷。在券商考核压力以及收缩战线的背景下,就有了近期批量退出做市报价服务的现象。”

“流动性改善后,股票价格只要在合理范围内的上浮区间都可以接受。重要的是抢到优质企业早期投资者的资格。”上述合伙人表示。

不过,也有受访的做市部门负责人表示,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券商主动要求退出做市报价服务;也有极少情况下,为了控制股东人数、限制关联股东,挂牌企业可能自身会有转为竞价交易的诉求。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成功卖掉所持做市股票

在新三板流动性低迷的当下,券商能选择什么方式来退出做市报价服务,这是摆在当下所有的做市商面前的一道难题。

对此,接受记者采访时,周文地梳理了当前券商四种常见做法:

一是由挂牌企业股东回购做市商所持股份。当做市商一旦有了退出诉求,可以尝试和挂牌企业控股方洽谈,以回购股份的方式退出,这种方式挂牌企业一般会公布明确的股东回购方案。“具体要看企业老板有没有能力收,愿不愿意收,可谈的空间有多大。”一家新三板业务比较突出的券商做市负责人介绍。

二是所持股票仍然留存,但不再担任做市商。有些做市商选择退出,不再承担报价和接票的职责,但仍作为投资者持有做市标的股票,静待市场回暖解套。

三是退出做市报价服务后,将所持股票以竞价交易方式慢慢出售。一次不多,可能仅几千股,偶尔形成一点交易量。在极端情况下,也可以不计成本一次斩仓出尽。

四是找到第三方机构来承接所持股票。诸如私募、资管产品之类的资金方,出于并购或其他目的,偶尔会到新三板市场收购一些优质股票,双方洽谈完之后以大宗交易方式交易。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在当下新三板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大多数券商做市业务出现亏损,只是亏损额度多寡不同而已。
“在现在的流动性下,能收回成本就很不错了。”一家券商做市负责人说。

记者以2016年7月1日的增发价,和2018年6月1日的收盘价进行比较,试图通过统计来反映新三板投资者和做市商账面盈亏情况。按上述口径统计,一共有1395只股票的股价跌破增发价。其中联创投资由341.25元的增发价跌至了5.17元的股价。

不过,有券商做市负责人表示,若目前的股价太低,券商也不至于会亏损太多。“一些股票折价太多,但实际上真实价值不应该这么低,券商可能会和企业谈一个折中的价格。”

即便目前股价比增发价格有溢价,做市商也不一定能够盈利。

“以回购的方式退出,基本上都要打折卖的。一般是按照当初的持仓成本价来回购。即便是原价回购,也有资金成本。”该负责人补充道,“唯有第三方收购这种退出方式是可能产生溢价的。”

相关文章